2004年1月8日 星期四

請勿勉強我

        03 年的 7 月至 11 月,可能是我人生中的其中一個黑暗期!我的改名反擊大行動,仍未能令她知難而退。這段期間,她仍很努力地嘗試把大頭毒 帶進我的生活。她的耐性,真令我佩服得五體投地。但我這副硬骨頭是不會讓她得逞的。


        她的反常行為,一浪接一浪,先是想我替大頭毒 拍照!這個要求真是奇怪啊!為什麼會有人想替娃娃拍照呢?一般人拍照的目的,不外乎是想把珍貴的時刻記錄下來,留待日後回味欣賞。但這個就算被埋在堆田區,一千年後也不會被分解的塑膠娃娃,有什麼地方值得我為它花錢買底片及沖晒照片呢?而且香港可能是世界上其中一個最多諸事八掛生物聚居的地方!我的面皮仍未有足夠的厚度,可以支撐我拿著娃娃在公共場所拍照啊。



昔日留言: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